注册帐号 登录
白袜子俱乐部 返回首页

、、的个人空间 https://www.baiwazi.online/?560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舔篮球帅哥的脚

热度 37已有 280918 次阅读2012-7-5 08:59 | 臭脚

舔篮球帅哥的脚

每到星期五的傍晚,我家小区里就会挤满人,因为小区里有一个露天的球场,六个篮球筐,设备也很新,加上附近就有几个中学,很多打球的男生都回来这关顾,尤其是星期五,人最多,他们并排坐在场外的长椅上休息,有的脱了上衣露出精炼的腹肌,结实的黝黑的小腿下踩着一只篮球,在他们脚底滚动。

场上完美的进球赢来无数掌声,那些男生霸道的嘶吼,庆祝自己的胜利,打球打的好的队伍往往霸占篮筐,不需要排队使用,其中不乏一些正规的球队,穿着统一球衣和鞋,坐在小区花圃那休息,瞧着二郎腿,一排的白袜子在抖动,那场景绝对让你心动!

我很幸运,家就住在六楼,能很直观的看到球场全貌,而且楼道里都能碰上许多鞋子,打球的男生脚都臭,他们常把鞋连着袜子脱在外面,鞋里还冒着热气,我偷来在厕所里打飞机,爽了无数次,但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都没被抓到。

到家,发现桌子上留着字条和钱,母亲晚上不在家,叫我自己出去吃饭,吃完饭,我在超市转了几圈,我楼下一个邻居胖子给我来电话,说他今天晚上父母也不在家,叫我去他家打魔兽,我和他关系不错,常常切磋游戏,但今天我不想去,应付几句挂了电话。

买完了东西天已经黑了,大大的月亮挂在高空,今晚是个好天气。

快到家了,我对面迎来两个满头大汗的男生,他们一边拍打篮球一边闲聊的向我走来,刚开始我没在意,直到他们先我一步到了楼道铁门,我撇了一眼牌号,居然和我同一个住户楼?

他们先我一步开了楼道铁门,我站在他们后面背后感觉一阵阵热风从他们的身上传来,有一丝汗臭味和一点男人浓重的气息,很好闻,铁门开了我跟着进去,借着灯光和楼道拐角他们转身的机会,我看清了他们两人的长相,全高我一头,我169,有点矮个子,目测他们至少19,但是最让我惊讶的还是其中一个穿着白背心的男生,他让我记忆犹新,因为我常看他打球,他技术很好,人也帅,我常暗地里意淫他。今天真被我撞了好运,如果他把鞋袜脱在外面,那就更完美了。

他们在前面交谈,另一人称呼他为小涛,那就暂且称他为小涛哥吧,两人在说玩魔兽的事情,他时不时露出阳光的笑容,交谈中我知道原来他还是个玩魔兽的新手呢,等等,魔兽?那不是小胖刚刚叫我去他家玩吗?

那两个帅哥就停在五楼,在小胖家门外敲门。

难道真这么巧?我还是先一步到六楼,听到楼道里小胖的声音,这厮还真耐不住寂寞找了两人到家玩联网魔兽。他们有说有笑的进了房间。

我听到他们关门后下楼,一堆杂牌鞋子中耸立着一双阿迪篮球鞋,就是小涛哥常穿的篮球鞋,他真的脱在门外了,真是太要命了,这双鞋近距离看帅的更要命,十分的霸气,一想起这双鞋刚被他踩在球场上奔驰过,我鸡巴就在裤裆里一挺一挺的。

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确定没人后拿起其中一只,把鼻子凑上去,猛地吸了一口,啊~~~浓重的臭脚味一个劲的朝我涌来,还有鞋子里小涛哥遗留下的温度,我迫不及待的将鞋倒扣按在在鼻子上,张嘴大口大口的在鞋里呼吸,摸着疯狂涨大的鸡巴,坐在楼道就开始打起了飞机。

低声的沉吟,我快速打飞机,只用了几分钟,裤裆里就一泻千里,浓浓的精液射了我一裤子,我把鞋放回原处跑上楼。

不能放过这次机会,要是放过了也太对不起自己了,想着怎么借小胖这层关系和小涛哥交谈上,再乘机摸他的白袜子,闻闻他的脚。

我仔细的想了会,打了小胖的电话,他家有两台电脑,三人按输赢轮流打,我家也有两台,我有了一个好主意!

我加进游戏,而在游戏里小涛也不愧为新手,他和他同伴合起来也打不过我,我不断的向他们施压,还主动在游戏里挑衅,而且有点单独针对小涛的意思,还放下话说小涛能赢我一局我就把鸡鸡给他踩,还真成功的挑起了小涛哥的愤怒,他在游戏里也大放恨话,我回复他我家还有一台笔记本,叫他上来切磋几盘。

一会他就上来了。

我赶紧跑去开门,他长的好高,超过一米九,要仰头才能看到,身上穿的白背心沾满汗液,贴在黝黑的胸肌上,下身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一个裤管半拉到膝盖上,能看到腿上浓密的腿毛,纯白色的棉袜裹到脚裸,真是太性感了,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自己喜欢的帅哥,心动的看来看去。

他瞪了我一眼:看你妈阿!

我在他身上瞄来瞄去引起他的不满,还忘记刚刚在游戏里怎么虐他,现在他肯定一肚子火气,自然没有好脸色给我,看见我长的这么矮,和那群病秧子书生划为一列人,这群体育男生最恨那些自负的书呆子们,自然更有想赢我的欲望。

我俯下身子给他拿拖鞋,趁机闻几下他裤裆,可味道很淡,味不出什么味来,可牛仔裤里的味道一定很浓烈,我蹲在地上将拖鞋放好,称赞道:你很帅啊。

他穿上拖鞋自顾的走进房间,冷哼道:一会踩着你鸡巴会更帅。

小涛哥说话真是太诱人,我都恨不得立马输给他,但输了只有我惩罚又太便宜他了:你那技术还赢我?要是你输了怎么办?

你想怎么样?

我想了个点子:这样吧,你输了两局把你宝贝拿出来给我捏,哈哈捏到下局结束。敢不敢?

这样不管输赢占便宜的总是我拉,小涛哥退后,下意识的摸了摸裤裆:你丫的真毒。

他想了一会,咧嘴露出阳刚的笑容:够毒的,不过我喜欢哈哈,成!干了。

我的激将法顺利的成功了,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游戏,小涛哥游戏打热火朝天,我则不温不火的慢慢捉弄他,虐杀他,每次他都输的很惨,看的我直咬牙,即使有心放水他也依旧赢不了,毫无悬念的输了两局。

他咬牙切齿:你等着,下局老子收拾你,就不信了!

我好心的提醒:该把裤子脱了吧,还下局?

你他妈不会真摸吧?真摸我下回赢了整死你信不?

他表情很凶恶,摆明了想耍赖皮!但我不怕,接着激怒他:就那你脑袋还想赢我?快,把裤子脱了,我都等不及要捏了!

他说了几句恨话还真履行诺言了,利落的脱了牛仔裤,露出白色的内裤。 内裤上面有一点黄黄的痕迹,散发着阵阵闷热的男性气息,性欲作祟使我靠近,伸手按在他裤裆上,手掌中传来温湿的热气,他没硬,在他凶恶的眼神下我鼓足了胆子,拔开他的内裤,伸手进那燥热的源泉,有点带着膜拜的心理握住他温热的鸡巴。
鸡巴很漂亮,没有勃起都比我长,龟头像个硕大的果实,大大的,嫩嫩的很有感觉,我还是第一次摸别人鸡巴。
噢!哦!可能是我的手太冷,他被冻的一阵呻吟,脸也绷不住了,直笑,我捏着他的小龟头不断的揉捏。
你妈还捏,靠死你。。。他不断咒骂,碍于约定只能等到下局结束。
我两手握住他的鸡巴搓来搓去,它被我撮的慢慢大起来,阴茎快速充血,手里的鸡巴变得很烫,这样一个经常打球的帅哥,他代表男人精华的鸡巴被我摸在手,这种感觉真美妙。
小涛哥粗壮的手臂就将我握着他鸡巴的手拍掉:玩不玩啊你?
我还没摸够呢,但回头看到游戏已经开始了,只好收回手,打游戏的时候无法分心捏他的鸡巴,那句捏到下局结束成了空话,令我懊恼不已,但一想到小涛那技术,除非我放水,要么我有无数次捏他鸡巴的机会。

我内心邪恶的想着,打着游戏也越来越起劲,眼看小涛哥就要输了。
啪嗒!我的主机一阵哀呼,屏幕瞬间黑了,看的我在电脑前一愣一愣的。
哈哈。。。你完了,死定了!小涛哥大笑的加紧进攻。
我心中大骂,不是吧,我还没捏够就要被他踩鸡巴?我四处检查机子,原来我的脚把电源线插头给弄出来了,一会还要开机,再进入平台,进入游戏房间加入游戏?即使能进去恐怕也来不及了。
那个那个。。小涛哥。。
有屁快放。他现在是特别舒畅,一会自己这脚就要踩另一个男人的鸡巴了,能不高兴吗?

我刚是觉得你的鸡巴长的很好看,所以摸了摸,你不要介意阿。
好看?那你一会给我吸阿!哈哈。

小涛哥,你就不能饶了我一次吗?

随着最后一个回车键点被点击,我的游戏彻底宣告失败,小涛哥被笔记本屏幕对准我,示意他胜利了。

小样,老子早警告过你我的鸡巴摸不得!我要让你体会下什么叫舒服!
话音刚落,他的大脚伸过来重重踏在我的裤裆上,我猝不及防被踩的全身筋孪,身子卷曲在一起,他踩的好用力,我两手痛苦的抱着他的小腿:啊~~!小涛哥,疼,好疼!

你那两个鸡蛋被我踩着能不疼吗?嘿嘿知道疼好好伺候好我。

接着我和他继续开始游戏,他的大脚赤裸裸的踩在我两腿之间,只要我稍微在游戏里打击一下小涛哥,鸡巴上就会受到重创,连续几次后我都缩在自己城市里不敢再进攻了。

他一边进攻我的城池,一边用拖鞋底撩开我的衣服,摩擦着我裤头的边缘试图伸进我的内裤里,冰凉的触感让我呻吟,他慢慢侵入我的内裤踩在我众多阴毛上,穿着白袜的大脚趾摩擦着我硬邦邦的龟头。
哈哈,都被我踩硬了。
我羞辱的抱着他的脚,任由他在游戏里为所欲为,因为我阻止不了那只脚的侵略给我带来的快感,他嘲笑的将我的龟头一点一点裹进他袜子和拖鞋间的空隙,我的鸡巴被挤压的变形,直到整根阴茎被垫在他毛绒的袜脚下,小涛哥接着恶毒的上下抽动脚,龟头沦为他脚底的玩物,在拖鞋垫凹凸不平的纹路上来回滚动。

阿阿。。啊不要。啊!我兴奋的呻吟。
是不要停吧?
小涛哥大笑,直接伸手将我裤子剥下,看着我的鸡巴正饱满的塞在他的脚和拖鞋之间,笑的更加狂妄,他朝我睾丸踹了一脚,我做的是旋转椅子,被踹的椅子倒退了很远,龟头从袜底拔出的那一刻有一股欲要射的冲动。

小涛哥笑道:你那玩意踩真鸡巴爽,过来!
我无法抗拒那股快感,继续把鸡巴伸出去给他踩,在他眼里我也越加的懦弱无能。

他伸脚踩住我的鸡巴,这次换成了拖鞋底,那只拖鞋是软的塑料底,他使劲的踩,像捻烟头那样旋转,拖鞋底完全变形的包裹着我的鸡巴,完全不把我当人看,我疼的大叫,想用手护住,小涛哥摔了我一巴掌:把手收回去。
他两手抓住我的椅子的手把,让椅子不往后退,一脚又一脚不留情的猛踏我的鸡巴:爽不爽?这就是你摸我鸡巴的下场,老子叫你贱手摸我鸡巴,叫你摸,操!

我的鸡巴痛苦的在他鞋底下越踩越硬,挣扎的跳动:阿啊,我真知道错了,阿。放了我吧,你下局输了我保证不捏你鸡巴。

操,放过你?你这鸡巴就是个开关,老子踩着你鸡巴你还有那胆量赢我?我要踩一个晚上,踩到你不能生孩子。

滴滴!

电脑上小胖发来信息叫我们一起加入他们玩四人地图,我也得到一丝喘息,坚挺的鸡巴上覆盖着微黄的白袜脚,在别人脚下,再坚挺也只有被踩的份!

快,进游戏房间!
进了游戏聊天室。

小胖:陈晨,小涛那新手好打吧?
我刚刚看到这个消息,鸡巴就又被挨了一脚,我疼的给小涛揉脚,求他别再踩了。

小涛:那丫的输了,被我罚踩鸡鸡呢。
(另一个小涛的兄弟,黑子。)

黑子:不是吧?
小涛哥舒服的碾轧着脚下的鸡巴发信息:现在还在我脚底下爽着呢,你让他自己说。

我痛苦的忍着鸡巴上的痛,屈辱的按照他的指示发信息:我的鸡巴是涛爷踩着。

胖子:陈晨你太他妈没用了晕!

黑子:陈晨,你都同意给小涛踩下回你也给哥们踩几脚怎么样?

他们几人笑着聊天,都以为是我输了后的惩罚没放在心上,接着我们继续游戏,游戏里小涛只要不顺利就不断踩我鸡巴解气,而且游戏里和他是敌对阵营,我和黑子一队,只要我进攻他的城池,胯下的鸡巴被会被他挤压在鞋底摩擦。他用力在我睾丸上一擦,被他踩落了一地阴毛,我疼的捂住鸡巴。不敢再帮黑子打小涛哥的城池。

黑子:快打啊你个废柴!
胖子:黑子,陈晨鸡巴被别人踩着,能帮你吗?你注定要输啦。

小涛哥专心的游戏,我干脆帮他脱了拖鞋,他袜底有点脏,我把他的脚掌压在我的鸡巴上,捏着他的几个脚趾帮他按摩,他嗯嗯的享受着:真乖!

我捏一会再把手趁他不注意时放在鼻子边闻,有点酸酸的臭汗味的,偷闻了好几次,后来被他发现了。

你想闻就闻,别他妈遮遮掩掩的。
我被他的这句话说的心跳不已,摸着他的脚放在怀里摸,偶尔把鼻子凑上去闻几口,小涛哥打游戏的时候也会看我几眼,见到我真贱的去闻他的脚,嘴巴边闪动着笑容,还用脚踩了我的脸几下。

这么喜欢我的脚?
我小声的坦诚道:恩,我喜欢那些男生的臭脚

每个人都喜欢?

不是,只是打篮球的男生我喜欢。

还有这爱好?来过来闻!

他不敢置信,叫我靠近,把一只脚架在我的肩膀上,勾住我的后脑勺,另一只踩着我的脸,这样我的头完全包裹在他的臭脚下。

后面的脚顶住我的去路,前面的脚用力的踩,他用袜子底微黄发黑的地方抹着我的嘴巴和鼻子,脚趾头用力的揪着我的皮肤,我顺从的闻着他的臭脚。
哈哈,你还真贱,闻,给我闻出声音来。
我知道这回自己是真的暴露了,小涛哥玩味的看着在他脚下的我,上下晃动脚擦我的脸样子很痞气,仿佛我的脸就是他的擦脚布,抱着他的小腿我深深的嗅着,哪怕是真的做他一辈子狗我都愿意,脚底的味道果然很浓,脚汗味混合篮球鞋皮革的香味让我陶醉,我将他脚底干燥的臭气吸的一干二净,胯下裸露的鸡巴在空气中兴奋的跳动。

这一切都被小涛哥收入眼中:你可真他妈够贱的,我的脚香吗?
香。。香。

游戏里黑子发来信息,他在消息里大骂:陈晨你做毛啊,老子快死了你还在商店转悠!要是输了上去踢爆你菊花。

小涛哥帮我回复了消息,回头他随意的指了指自己的胯下道:你个废柴哪里是找我上来切磋,就是上来闻脚的哈哈,到下面闻去。

他霸占了我的电脑坐在主机上玩,我自觉的躺在椅子下,还脱了上衣,他也很自然的把脚踩在我的脸上,游戏到了很激烈的时候,小涛哥很有节奏的踩着我的脸,我把他另一只脚放在自己的鸡巴上,他只是看了我一眼,继续专心打游戏。

他偶尔会低头看看椅子下的我,袜子抚摸着我全身,每当他袜底触碰到我的乳头时我都会感到一股电流在身上窜动,酥麻的刺激着我不断颤抖,他看见我的异样,更用脚趾狠狠的揪住我的乳头,再狠狠拔出来。
我在他的脚下发出淫荡的呻吟,他大笑:你天生就是给我踩的哈哈。
小涛哥我还想。。。。

还想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有什么没说出来的爱好?

我抱着他的袜脚放在嘴唇上,大大的脚掌完全覆盖了我的脸:我能舔舔你的脚吗?

你用舌头给我舔阿哈哈。

我担忧道:我是说真的。

我刚打过球,脚还粘糊阿。你不怕脏啊。

我不怕脏的,一定舔到你舒服。

他用脚揪着我的乳头:那你求我啊!

求求你涛哥,让我舔舔你的脚吧。

操你妈,真够贱的,那舔吧,舔不舒服我玩死你。

是是。。我一定帮你舔干净。

他终于同意了,我兴奋的脱了小涛的白袜,红润的脚掌上还闪着汗渍,五个指头长的很好看,指甲修得也很完美,脚趾缝隙间带着污垢黑粘的污垢,我对着他的的臭脚亲吻了好几下,虽然是第一次舔脚,但看到小涛哥帅气的脸庞,和藐视的神情,我根本没有犹豫就含住了他的大脚趾,舌头包裹住他的脚趾头,有点干燥的脚趾头被我润湿,再裹着口水清理。

你还真不怕脏!小涛哥有点费解,打篮球男生的脚最臭了,这么臭的脚都有人会给自己含住往嘴里舔,有点不可思议,他刚刚开始还是有一点抵触这种事,但是被我舔了几口就立马放松了:操,别说还挺舒服的!
被舔脚的直男往往能感到舒服,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待为自己舔脚的人,这种高人一等的微妙感觉会让很多男生欲望蠢动。

我的舌头鼓动唾液一点点裹干净他的脚趾,在用舌头舔刷好几遍,把脏的唾液吞回肚子里,之后轻轻咬着他的脚趾甲,吸着他脚趾甲缝隙里的沙粒,我反复的舔他的大脚趾头,完全舔干净后舌头在一一游划在他每个脚趾的缝隙里,吃着男生运动后排泄出来的污垢,服务爽他们运动后疲惫的大脚。
小涛哥打完游戏,靠在椅子上,看着脚下的贱人吞吐着自己脚趾,卖力的舔,一脸舒畅,骂道:真舒服,用嘴洗就是他妈不一样,以后你天天给我舔。
小涛哥像天生做主的,总会让我感到羞辱,我能感觉到他现在看我的眼神已经变了,他的同意给了我莫大的满足,我求之不得,重重的点头,继续卖力的帮他舔。我的嘴巴就是给他运动后的大脚服务的工具。

他伸来另一只脚枕在我头下,勾住我的后脑勺,另一只脚我嘴里的脚不断的往里伸,两个脚趾头夹住了我的舌头拉出来,他的脚趾甲夹的我舌头很痛,但我的嘴唇还是讨好包裹这那两只夹住我舌头的脚趾,发出滋滋的亲吻声。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将摄像镜头对准我,我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未来做他脚奴的命,了颤抖的抱着他的腿。
他夹着我的舌头扭转,再用力的拔出在我嘴里的脚,我疼的两手抱住小涛哥的结实的小腿,脚趾甲在我舌头上划过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手机照相闪光,将我痛苦的样子照了下来。
接着他俯下身子,大手握住我的阴茎,用脚踩着我睾丸照相。
以后你就是老子的洗脚弟。
你别把照片给别人看好吗?我。。我就想伺候你一个人。

这看你的表现拉!哈哈。

我又给他舔了一会,他着急的摸了下裤裆:你家厕所在哪?

在走廊那右转。

因为我家厕所门坏掉了,开的方式不一样,我只好跟着一起去。

他准备要解裤子了,见我呆在厕所里看他,问道:你丫的不会想喝尿吧?
我还记他刚刚看到别人喝尿的图片骂了一句恶心,当然不敢说想,打消了念头:我特想闻你撒出来的味道。

我跪在他胯边,接着,小涛哥解开裤子,一股强烈的尿骚味和汗味向我袭来,好浓烈,比刚刚浓烈了好多倍,靠近了闻味道更香了。

茂密的黑毛中那条鸡巴软软的下垂,龟头上有点干燥,他单手扶着鸡巴,微闭着眼睛,嘴唇一动一动的在酝酿感觉。我看到他那有点干燥的软嫩的龟头在我面前晃动就有一股冲上去滋润它的冲动,想把它含在嘴里来回的滚动,允吸。
哗啦。。。。滚烫的尿液里带着小涛哥特有的香味,尿液就隔着我不到几厘米的地方喷出,我睁大眼睛看着这颗帅气的龟头往后一阵收缩,随后抖动间强劲的喷吐出尿液,打在马桶壁上溅出水,有一些溅到我的脸上,嘴边。
抬头看着小涛哥嗯嗯的摆弄身子,畅快的小解,我则跪在他旁边闻这个男人撒出来的尿,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下贱,但又很喜欢这样。
好闻吗?他晃动着鸡巴抖动几下,将剩余的尿液甩了出去,故意弄我脸上。
恩,好闻!我怀念第一次摸他鸡巴的感觉,后悔没多摸几下。
他把内裤撑开,内裤的弹性很好,被撑的很大:把头塞进去。
小涛哥的话里透着一股威严,和难以抵抗的诱惑,我把脸塞进去。

啪!他放开了手,内裤的弹性带打在我脸上,从镜子里看我,半个头已经覆盖在他内裤里,将我和他的鸡巴完全包裹住。
哈哈。你他妈就是长在我内裤里的。
我哄着就在鼻子旁边微微变大的龟头,四周包围着小涛哥的内裤,炙热感灼烧在脸上,茂密的黑毛抚摸着我的皮肤,原来呆在男生的内裤里就能有这样安全的感觉。

我使劲的嗅着,把裤裆里的热气全部吸掉。
噢,靠,凉飕飕的,好爽。
我也摸着自己下身涨起的鸡巴,跪在小涛哥面前手淫,但我又不敢舔他的鸡巴,怕会激怒他,真可谓是冰火般的煎熬。

小涛哥把内裤脱了,把脏黄的那部分对着我的嘴巴罩在我脸上。
哈哈。。瞧你个贱样!
他一边握着鸡巴打飞机一边往后退,我学着狗一样爬上去,握住他的腿,舔他的腿毛,他叉开两腿腿:钻过去。

对面就是一面落地镜,在小涛哥傲人的身高下我就如同蚂蚁一样,看到他狰狞的大鸡巴露出本来的面目,一条条青筋强有力的蜿蜒在阴茎上,盘旋直达龟头,审阅着从身下经过的我。

你以后就是我的狗了!
他抽下腰带,那是个一个皮革制的腰带,中间有金属物品,他给我绑在脖子上:哈哈,学声狗叫!

我学了三声狗叫,被他拽着在客厅里走,稍有不悦就猛拉腰带,我紧张的感到窒息,不能呼吸到空气,慌张的在他脚下打转,我才刚刚感觉舒服一些,屁股沟上就传来凉意,他把拖鞋边缘踩在我屁眼处摩擦。

啊啊。。。
我禁不住的呻吟。

他玩够了骑在我身上进了房间,他让我背对着电脑跪下,然后把我当成椅子倒骑在我肩膀上,鸡巴对着我的脸:别说哥不给你机会,快点射!
谢谢。。谢谢小涛哥。

我感动的直流泪,他扭动着屁股两腿夹着我的脸,坚硬的阴茎在我脸上摩擦,我亲吻他两颗咸咸的蛋,双手抱住小涛哥的身子,摸着他光滑的背部,另一只手在身下开始猛烈的打飞机。他不允许我给他口,这是他之前就说了的。

他摸着我的头继续上网,鸡巴一跳一跳的,可能在看色情网站,如果时间能停止,我永远给他当一张椅子。
紧接着我鸡巴射出一股浓浓的精液,小涛哥让我去把身子洗干净了,我洗了一半他也进来和我一起洗,我们两人一起打沐浴乳,我也终于有幸摸到他结实的六块腹肌。
我们两人边洗边谈。
你小子刚才在楼道里就盯上我了吧。
嗯!

他大大咧咧的搂着我,我瘦弱的依在他怀里:那你他妈真找对了,以后哥玩你死哈哈!

怎么不说话了?

我害羞的不知道该说什么,除了手还停留在他身子上。

其实我现实生活中没做奴时那么淫荡,我有一种很怕生人的性格,就是见到陌生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有点害羞,成了朋友后才会慢慢习惯。但射完后和射之前的我是两个人呢,刚刚在踩鸡巴的时候明明能射但忍着也就是这个原因,也只有在性欲高的时候才会不顾一切的干那些不敢置信的计划。
刚不还很淫荡的闻老子裤裆吗?现在给哥装起鸡婆来了?
啊?他猛捏着我的脸。

疼!小涛哥,疼!他脾气真火爆,典型的一言不合就出手。
操,帮老子擦擦后背!
出了浴室,我和他煮了点方便面吃。吃完都快1点了,不过我还是不想睡,和他在被窝里拿笔记本电脑看恐怖电影,而我纯粹属于那种又害怕又爱看的矛盾性格,他看了一会就直接呼呼大睡了。

看着他睡觉时的样子,少了眼神中凌厉的感觉,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喜欢上他了,枕着他的手臂进入梦乡。
下午,我失神的埋头在课桌上,我的同桌李欢和几个同学又说有笑的走进来,他见我神情恍惚,笑着调侃道:陈晨,失恋?
我无精打采的白了他一眼:要你管!

李欢不是帅哥,要不然我也不会冷眼相对,他长的很瘦,虽然长的不难看但也不好看,最过分的是自己没什么本事,平时却老喜欢欺负别人,我是副班长,没少管他,见到这种仗势欺人的家伙我也好反感,自然没什么好脸色给他。

他讨好的问道:好好好,不管,作业做了吗?下节课要检查,兄弟,借我渡渡难关啊。
没呢,你找别人去,我烦着呢。我虽然做了,也不想借他,靠,每次都要抄我作业。我才不干!几下打发了他,他跑去和别人借。

我最近可烦了!已经连续好几天了,小涛哥也没来找我,我想联系他,但是没有手机号码,本来想找小胖了解一下,但那天踩鸡巴的事我还苦于怎么解释,又怎么敢找他?
想来想去只好作罢,那天被他玩过之后,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就为这,还失眠了好几晚上,想着他玩我的情景,我硬着每个晚上都很迟睡,小鸡鸡更是被打了无数次飞机,几乎被榨干了。
上课铃声响很久了,不知不觉都快半节课了,老师还没来,李欢在班上转悠了半天终于借到了作业,这时老师也刚好来了,可是没想到,今天美术课老师有事没来,我们班主任代课,李欢做的作业就是班主任布置得,这不,提前了一节课检查作业,来不及抄作业的他被老师大骂了一顿,见到我交了作业,他凶恶的眼神盯着我。
其实如果我刚才就借他抄他也不至于被骂,虽然有点内疚,但作为班干部我还是很不服气的回瞪他,暗想:我下回还是不借你这种小人!
这件事在我看来也就是件小事,没放在心上。今天是星期三,开班会,只上两节课,比平常早一个小时放学,我没心思听课,熬过两节铃声响起,我收拾好东西,李欢自然没给我好脸色看,还叫我走着瞧,因为他还要在班上补完作业才能走。

我幸灾惹祸的同情这个可怜的孩子,无所谓的耸耸肩,背上书包出了教室。
夕阳有点刺眼的的照在脸上,漫不经心的走在过操场上,我羡慕的看着几个打球的男生叹气。小涛哥什么才会来找我?像他那样的帅哥,不好代替。
陈晨!
想着想着,走过了球场后,总觉得背后隐约有个声音再叫着我,好像是小涛哥,但他不是在北桥中学吗?我还以为是听错了。

陈晨!
一只篮球砸在了我头上,我吃疼的摸着后脑勺,转身看,原来是小涛哥,真的是他!

他今天穿着学校篮球队的球员,白底蓝边,宽敞的篮球短裤在奔跑间鼓动,很帅气,他跑来打了我一拳骂道:操,老子叫了你这么久,聋了啊?
我还不知道他是球队的,难怪我在北桥放学时都等不到他出来,因为球队队员作息时间和普通学生不一样,放学通常有训练,训练到很迟,第二天上学也迟半个小时。

那我。。我人太多,没听见。
小涛哥面色不善,我低着头抱歉,帮他把篮球捡回来。

篮球滚落到一边,我跑去捡,底下身子抓住篮球,小涛哥抬腿踩住了篮球,我一脸尴尬,他穿的是耐克白色球鞋,球鞋离我的脸很近,鞋带有点松了,看样子他是要我帮他系鞋带,我帮他解开了重新系,紧张下系歪了,脸上还挨了一脚鞋印,系完他又换上另一只,我脸红在公共场合帮他系完起身,可他还是压着我,抬脚把鞋底面向我谁叫你系了,老子叫你亲。
我害怕的快哭出来了,刚刚帮他系鞋带已经引来一些人侧目,现在如果。。。我犹豫不决。

小涛哥,这这。。这有很多人,我们换个地方我。。
他拽着我的头,在操场人这么多人的情况下把我的脸朝他鞋底上按:别他妈不识好歹!快点给我亲。

我低头,能闻到球鞋里厚重的气息,背对着那些旁观者的目光,我嘴唇压在他鞋上亲吻,他压着我的头指挥:对!就像亲你马子的嘴一样亲我鞋,快点!

他的鞋底刚运动过,还很热,闻着有皮革味,我蠕动着嘴唇亲吻,就像那些恋人亲吻对方的嘴唇一样舌交着男人脚下的鞋底,还是在操场上。

亲的爽吗?
爽。爽可小涛哥。别在这里玩。。求求你了。他那天看了论坛里那么多不要脸的狗奴也觉得在公共场合下虐待人很有快感,今天也在我身上试了试。

虽然背对操场,但是难免还是被一些人看到,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亲别人的鞋底,我有点无地自容。
走,今天老子心情好,饶了你!
我被他拽着出了学校,就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李欢用他的手机给我来了一张特写。

你死定了陈晨!
。。。。。。

他们前几天忙着比赛,所以没来找我,就在今天早上和一个实力差不多的球队比赛,看小涛哥高兴的样子肯定是赢了,教练放他们两天假,几个兄弟约好今天晚上去KTV庆祝,小涛哥也带上我,可他们球队庆祝带我干嘛?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到了俱乐部的门口,已经有几个人来了,他们穿的和小涛哥一样的球衣,连鞋子和袜子都是统一的,我这才明白他刚刚叫我亲鞋的用意,这是他打球专用的,赢了比赛自然得意的让我亲。
这双白色的耐克市价至少900以上,可不便宜,北桥中学真是重金为队员换装。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回复 哈哈lol 2012-7-6 11:03
GOOD
回复 baobeiaaa 2012-7-6 15:11
好啊
回复 zf963852 2012-7-8 12:21
我也想要一个小涛这样的主
回复 wjw 2012-7-8 16:00
支持
回复 瑟瑟空音 2012-7-9 15:14
我也想啊,不过应该没了,55555555~~~~
回复 knnn 2012-7-9 16:35
呵呵
回复 瑟瑟空音 2012-7-9 18:36
有照片吗???我也想看看啊
回复 paipailuoluo 2012-7-10 00:28
哇好爽啊,边看边飞机射了一键盘。。。
回复 a9444744990 2012-7-10 10:16
文章写的不错 支持一下
回复 我没有那么帅 2012-7-20 17:55
能把小涛哥的照片发下啊,我不感觉我帅,可别人都说我是美男子,虽让我是校草,但我的审美与别人不同,发下吧,分享下...
回复 我没有那么帅 2012-7-20 18:32
顺便把QQ也透漏下啊,谢谢..
回复 strangemei 2012-8-21 16:43
没后文了么?
回复 雪纷飞 2012-8-21 21:07
m jonby0byv6rfcynkom
回复 wzzw 2014-4-12 17:04
good
回复 rinngo123 2014-7-9 23:17
还有吗
回复 骚骚骚骚骚丶 2014-10-26 17:20
  
回复 开开心心 2014-10-26 21:23
给你个赞
回复 122054585 2017-8-12 14:42
给你个赞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帐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白袜子俱乐部

GMT+8, 2020-6-5 14: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未来科技】【 www.wekei.cn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