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帐号 登录
白袜子俱乐部 返回首页

我是局外人的个人空间 https://www.baiwazi.online/?8149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如何成为19岁直男帅哥李冲聪的奴隶《下》(转载)

热度 14已有 174945 次阅读2012-7-12 13:29 | 帅哥, 如何

六)协议
我这一说,就溜溜说了半个钟头。李冲聪听完我说的话后,把手中的烟一掐,说:“先吃饭吧,菜都凉了。”
我端起饭碗,机械地往嘴里扒拉饭。李冲聪也不说话,只是在那里闷头吃着。此刻,我如坐针毡,深刻体会到古人“食不知味”的感觉了,尽管菜很辣,但舌头真的像失了味觉一般。
终于,添完了肚子——其实,只是尽快速度的把碗中的饭消灭掉,根本不知道饱没饱,我看着李冲聪,他还在继续的战斗着消灭食物,说实话,看帅哥吃饭还真是一种享受,我甚至羡慕起他碗中的饭粒来,我多想也变做一个饭粒,被他放入口中吃掉,被他消化,甚至消化成为他的……
在我享受的欣赏与无限的YY中,李冲聪也吃完了饭,放下碗,看着我笑了笑。突然我感觉,坐在我面前的他,像是一个小恶魔,一个凭空冒出来折磨我的小恶魔。我已经被拷上了地狱枷锁,而他偏要给我打开,却又不许我逃跑,就像一只猫在戏谑一戏老鼠一般。
“这么说……”他终于开口说话了,语调中充满着戏谑的味道,“你想做我的奴隶喽?你喜欢我的袜子和脚的味道,喜欢我和一切,想给我做奴隶,做牛做马做狗?”
“嗯,是的,冲哥”
“我说,老二,你是不是有病呀?你看没看过心理医生呀?我也听说过你们这个同姓恋是治不好的,姓取向无法矫正,但你这个,这个那方面的喜好是不是有法子可想呢?”
“其实,冲哥,谁不想有一个正常的感情世界呢。就像你说的一样,同姓爱无法可医,这个虐恋又何尝不是呢。我也不知道这种心理是怎么产生的,就像我刚才和你讲的那些一样,似乎从小——从很小,从上幼儿园,甚至从我有记忆起,我就喜欢男孩子的脚,喜欢做男孩子的奴隶。后来姓发育了,这种感觉直接影响着我的姓兴奋神经,就像我说的那样,打手枪时,别的男孩子幻想着和某位心仪的女孩上床ML,但我只能幻想着做帅哥的奴隶才姓奋呢。”我想了想接着说,“冲哥,我知道你反感同姓爱,何况像我这种畸形的同姓爱呢。其实,我根本没有对冲哥产生非分之想的,这是真的。做为你的好兄弟,我自打知道你反感同姓爱后,从心里就打消怎么接近你,近而熏陶你的这种想法了。我和你在一起粘着,其时就是喜欢和你呆着,想伺候你,真的没有别的想法了。冲哥,今天话既然已经说到这儿了,你也看到了我内心龌龊荫暗的一面了,那么,就请你决定吧。要是你想当这些没发生过,那我们还是像以前是好兄弟好哥们,我也不会再对你做那些事情了;要是你实在接受不了你身边有个这样的‘变态’,那么,我会远离你的,不再粘着你,如果你觉得还不够,我可以向宿管处提出调换宿舍。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你不开心……真的。”
说完后,我表面镇定坦然地看着李冲聪,其实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因为我怕他真的和我断较,让我搬离宿舍,说实话,有这么一位帅哥在身边生活,就算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发生,也是一种享受,何况我与他之间已经有了友谊呢。
一分钟过去了,仅仅是一分钟,但在我感觉中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李冲聪终于开口说话了:“为什么不呢?”
“什么?”我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我是说,为什么不呢?有你这么一个好兄弟愿意给我做小弟,做跟班,伺候我,我还真想尝试一下呢。”他笑着说道。
“冲哥,你的意思是……?”
“你知道我为什么每天一回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洗脚洗袜子么?知道为什么我每天都会换一双袜子么?你看宿舍里的男生,最勤快的也是两天一换吧,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呢?”他问道。
“这……,嗯,在我印象中,冲哥总是很爱干净,平时衣物换得很勤,袜子每天都换,嗯,是的,你很爱干净。”我想了想回答道。
“哈哈,错!根本不是这样子的。你看我平时洗过衣服么?”
“呃,还真是没有看到过,除了每天洗袜子外,我还真没看到你洗过什么衣服,就是内裤也很少看你洗,但每隔一天就会看到你换了内裤”
“呵呵,没想到你观察得还真仔细,连我换内裤的时间都被你留意。其实,我天天换洗袜子和我爱干净不搭边儿,男生一般都不爱洗衣服,我为什么天天换呢。那是因为——”他说到这,卖了个关子,瞅了瞅我,看我很认真听的样子,笑了笑接着说道,“那是因为我是汗脚。”
“啊,汗脚?”
“是呀,汗脚。你很奇怪?”
“嗯,因为我从来没有宿舍闻到过什么特别强烈的异味,就算有也是老四发出来的(老四是个小胖子,我总感觉他身上有股难闻的味道,馊了巴几的味儿),怎么我们都不知道呢?”
李冲聪一听乐了:“呵呵,所以呀,我天天换洗袜子。你也知道,我爱运动,平时总穿运动鞋,其实,我那也不算是汗脚,只不过脚比一般人爱有味儿。嘿嘿,以前上高中时,我一回家,屋里狗狗都躲到一边儿去。那时,我就每天换袜子。我们十八中英语听力课到听力教室上课得脱鞋,而我们班赶巧不巧的,偏偏把听力课安排在体育课后面,所以,那一阵子我就记得天天换袜子,而且还总偷偷带一双干净袜子上课去,下了体育课跑到教务楼去换。后来,考到了这里上学,我怕你们嫌我脚臭,所以我仍然坚持天天换袜子,但是,以前换袜子都是妈妈给我洗,我早上只要到阳台去取一下就好了。现在,自己天天洗,还真不爱洗呢,所以收你这个小弟能给我洗袜子也不错。”
原来这样,我一听也笑了:“怪不得每次回宿舍你总是第一个冲到水房洗漱,而且经常去晒鞋。”
“是呀,所以我天天洗袜子,和爱干净没什么关系。呵呵,而你没看到我洗过衣服,那是因为我家就在成都本市,离家这么近,我衣服又多,经常背回家里去用洗衣机洗。”他顿了顿了,接着说,“所以,既然你想做我的奴。我可以答应你,但我们要协议在先。”
“什么协议,我全答应!”我兴奋的回答。
“不忙,你听我说:其一,我们的这种关系,仅限于你我两人知道,别被别人发觉,这对你我都有好处;其二,我只是你的主人,你的老大,但不是你的恋人,你不许有非分之想,你知道我是反感同姓恋的;其三,你还要你以前一样听我的话,去做我让你做的每一件事,不许反对,嗯,这回我也不会再心存感激,或心里不好意思了;其四,嗯——,其四我还没想好,等想起来再说吧。对了,以后,你在宿舍里或班里,只能叫我冲哥,我叫你小二,不好不好,像个跑堂的店小二儿似的,我就叫你二儿,以后我会让同学及兄弟们都习惯我这么称呼你的,甚至慢慢的让他们习惯我对你的使唤和奴役。你听明白了么?能接受么?”
“能,没问题!”我肯定的回答道——其实,我希望他能对我再苛责一些,提出一些更具体的要求,比如给他洗袜子,给他舔脚之类的,但我知道,他从未接触过sm这个领域,我甚至怀疑,什么是sm他都不明白。所以,这些只能以后我慢慢的“培养”他,渗透给他,给他洗脑了。
“好,我们一言为定,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协议。”他笑着拍了拍我的头,像对一个小孩子一样。
(七)脚奴
从我向主人坦白自己的情况,与主人立了协议之后,正式开始了我的大学奴隶生活。
其实,主人不懂得什么sm的,以前也没有接触过,于是我从就网上下载了大量sm小说和图片,送给主人看。我怕主人一时接受不了特别重度的,刚开始只挑些脚奴的文章给主人看,比如那篇写作者与宿舍金老大的故事,还有其它的一些文章,总之都是以脚奴和家奴为主,极少出现厕奴的,因为怕主人一下子吓到,反感起来。
主人也看了那些文章后,也兴奋起来,开始尝试对我进行奴役——对,是奴役,而不是所谓的调教,因为我们做的是真实的奴役生活,而不是所谓的sm游戏。
主人每天打完球后,会把他的袜子扔到我的脸盆里,或是塞到我枕头下,我回宿舍后会将主人的袜子洗干净——当然,在洗之前我会先尽情的闻舔一遍。有时,主人也会使坏,故意几天不换袜子,这回我终于知道,原来以前主人的脚没有味道全是假像,嘿嘿。
最爽的是,周末宿舍的同学都回家,或者在外包宿过夜时,我和主人有了单独的机会,也会像小说一样玩sm游戏。还记得第一次与主人单独在一起玩sm游戏时情景,那是07年十月底的一个周末,宿舍老大周五下午就卷包回家了,老六也在周六早上就撤向重庆了,据说他女友在那边上学,老三和老四两人商量好了打着陪老六的名义,一同奔到那边游玩去了,本来主人也想回家,可是一看宿舍走空了,他就临时起意,对兄弟们说:“你们都走吧,一个个没有义气,我还是留下来陪老二吧。”我一听大喜,莫非……
果然,当宿舍就剩下我们俩的时候,主人一指大门,对说我:“去,把门锁上。”
锁好门回来后,主人对我说:“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下来么?”
其实我心里猜到主人留下来,是想像小说里描写的那样玩一回,但为了让主人有借口骂我,我还是故意茫然的摇了摇头。
“笨死了,你这条贱狗!”主人突然脱口骂了一句,并用脚踹在我的脸上,在这之前,主人从来没有叫过我贱狗,看来主人是怕尴尬,所以选择直奔主题的方式。
我“卟通”一下给主人跪下,给主人磕头说道:“是,贱狗很笨,请主人惩罚!”
主人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用脚抬起我的脸说:“嗯,贱狗的态度还不错,挺乖的。来,给冲爷的鞋舔干净”
“是,冲爷”我连忙抱起主人的一只脚,用舌头小心的舔着主人的鞋,仿佛那是天大的荣耀一般。一会儿又换另一只继续舔,把舔干净的这只放在了我的肩膀上。主人好像很满意我的这种做法,吸了口烟,微笑的看着我做这一切。
不一会儿,主人的两只鞋都被我舔干净,像是新涮洗过一样。我对着主人磕了一个头说:“冲爷,贱狗给您的鞋舔干净了,请爷检查。”
“嗯,还不错,小样儿的舌头还挺好使,去漱漱口去,回来给我舔脚!”
我得令后,就要起身去洗漱间漱口,结果被主人一脚给踹倒在地,我刚要转身看主人,突然一个耳光抡到了我的脸上——说实话,并不太疼,主人刚开始时也不会真的打我,他也不好意思下狠手,不像现在,如果我做得令主人不满意,主人是真的打我,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主人严厉的说到:“你看过用两条腿走路的狗么?”
我立刻明白主人的意思了,对主人磕头说到:“贱狗知错了,请冲爷惩罚。”
“嗯,知错就好,这次就饶了你,快去吧。”
于是,我快速的爬向洗漱间,洗漱干净后,又爬了回来。主人伸出一只脚,我低下头,用嘴把主人的鞋带解开,用牙齿咬住鞋子的后面,慢慢的把鞋拽了下来。顿时一股浓重的脚味弥漫开来——是主人昨天运动一天没有换袜子,今早又穿去打球后的味道。简直无法形容了,太爽了。我的下体一刹那,就硬了起来,而且是空前的硬,像钢筋一般。
“好闻么?贱狗。”主人戏虐的问道。
“嗯,冲爷的脚味是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我恭敬的磕头回答着。
“哈哈哈……”主人愉悦地大笑着,“真不明白,男孩儿的臭脚丫子味有什么好闻,说实话,这也就是我自己的,我还不嫌。要是别人的脚这么味,我早就给他踹出去了。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一闻到我的脚臭味,就有了反应。”说着,主人踢了我裤裆一下。
我陶醉在主人的脚味中,呻吟了一声。主人用脚在我脸上肆意的揉躏着,主人的脚汗粘满了我的脸,我感觉我的脸就是主人有鞋垫、脚凳,不,连主人的鞋垫、脚凳都不配。
“把我的袜子脱掉!”主人命令着。
我小心翼翼的用舌头卷起主人袜子的边缘,用嘴唇抿住袜筒,慢慢的往下剥着。幸亏主人穿的是低腰船袜,很容易弄下来。脱下一只袜子,我小心的将袜子放到主人的鞋子里,突然,主人用脚踩住了我的头,把我的口鼻埋在了他的鞋里,对我说:“使劲呼吸,我要听到你吸气的声音。”
我的鼻子在主人的鞋里,努力的深呼吸着,吸气的声音清晰可辩。太美妙了,主人的鞋里充满了一种皮革混合脚臭的味道,这是一个阳光运动男孩的鞋,是他穿着打了一天球的鞋,我能有幸闻到,并且是被主人踩着闻,太幸福了。
主人接着对我说:“努力闻,我要你记住这个味道,记住你永远是我的一条贱狗,是我的奴才。你要用鼻子把我鞋里的味道吸干净。”
我“呜呜”地回应着主人。一会儿,主人松开了脚,把我的头抬了起来,问道:“感觉如何?”
“冲爷,您的鞋是我永远想呆在里面不出来的地方,我真能时时刻刻的闻着您鞋的味道。我真想成为冲爷的鞋垫,能被冲爷每时每刻的踩在脚下。……”我的崇拜溢美之词不断的发自内心的从我狗嘴中呐喊出来。
主人听着,笑了笑,说道:“你真他妈的贱种,我要是你老子,生下来就把你给摔死。”
“是,您就是我老子,我知道我不配做冲爷的儿子,但冲爷就是我老子、我爹,请主人收下我这个儿子。”我连忙顺杆向上爬,给主人磕头说道。
主人听后,明显一愣,突然主人开怀大笑道:“哈哈哈……,好!没想到我刚19岁,就有了这么大一个儿子。好,我就收下你这个儿子。给老子叫声‘爸爸’听听。”
“爸爸,儿子给爸爸磕头了。”我赶紧“咚咚咚”给主人,不,应该是给爸爸磕了三个响头。
“好,你听着,以后有人时,你还是叫我冲哥,但没人的时候,你就得叫我为‘爸爸’或主人,听到没有,乖儿。”
“是,爸爸,儿子记住爸的话了。”
“嗯,很好,现在给我把脚舔干净吧。”
我小心捧起爸爸的脚,给爸爸舔了起来。爸爸横躺在了我的床上,享受着我的服务。说实话,我舌头的功夫还是了得的。将舌头忽而放软,忽而挺硬,在爸爸的脚趾之间游走。爸爸可能感觉很舒服,呼吸有些粗重起来,喉咙里发出一些野兽般的低哮声。爸爸用脚夹住我的舌头,玩了起来,并把五个脚趾全都塞到我的狗嘴里。
我舔了一会爸爸的脚,用牙齿小心的沿着爸爸的脚的边缘,顺势做着按摩。爸爸的气息明显更加粗重,我的余光看到爸爸的牛仔裤下正在慢慢鼓了起来,像个小山包。我不敢碰触爸爸的圣物,甚至连亲近的想法都不敢有,因为我知道爸爸对同姓爱的反感是根深缔固的,很难在一时间改变,今天我能够跑在这给爸爸舔脚,能闻到爸爸的袜子,我已经很满足了。
只见爸爸用手隔着裤子摩挲起来,圣物的形状更加清晰,呼之欲出。爸爸终于忍不住解开了裤子,露出了白色的内裤,内裤前面有些湿湿的,我知道那是爸爸兴奋下流出的液体。我下体简直硬到不行了,真想亲亲爸爸的圣物呀,这对我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但我仍然克制住这股能使我陷入万劫不复境地的想法,在爸爸的脚下专心伺候着爸爸的龙足。眼角的余光时时注意着爸爸的表情与举动。爸爸按揉了一会圣物,终于掏了出来,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爸爸完全勃起后的圣物——那是怎样的一个伟岸呀,爸爸的圣物不是那种夸张的长,但对于一个亚洲人来说,绝对不短了,大约有16厘米的样子,粗细适中。爸爸没有割过包皮,圣物前端有一点包皮,我想,平时爸爸没有勃起时,鬼头一定只能露出一点点。鬼头是粉红色的,爸爸的整个圣物并不像大多数人那样黑。整个圣物,前端稍粗一些,后面稍细,整个形状太完美了!
爸爸用手紧握着龙根,打起手枪了。我一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很想给爸爸口较。爸爸可能看出我的心思,使劲踹了我一脚,说道:“贱狗,想给老子舔鸡巴么?你不配!一个男人的口水沾到老子的鸡巴上太恶心了!”
“是,是,爸爸,儿子不敢奢望能碰到爸爸的龙根。儿子专心给爸爸舔脚。”我惶恐的回答,爬到爸爸的脚下,给爸爸继续舔起脚来。
爸爸停止了打手枪,看着我给他卖力的舔脚,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突然,爸爸拽着我的头发,一把给我拉了过去,我不明所以,惶恐的看着爸爸。
“去,到水池边把你的狗嘴给老子漱干静,别留下你的口水!”爸爸命令道。
我急忙爬向洗漱间,反复的漱起口来,并仔细涮了牙,又爬了回来向爸爸报告。爸爸用手捏开我的嘴巴,看看里面,似乎在确定是否漱干净了。难道他想……,我很些不可置信,心里非常激动。
果然,在检查了一会儿后,爸爸一把将我拽到他的龙根处,用手压住我的头,疯狂的做起活塞运动——爸爸竟然的草我的嘴,天呐,我实在太幸福了。
我紧紧的用嘴唇包裹着牙齿,生怕碰到爸爸的龙根,弄疼爸爸。我用湿润的双唇紧紧包含着爸爸的龙根,并用舌头在鬼头及龙根上游走。只见爸爸快速的抽插着,嘴里发出一些没有意义的音节。突然爸爸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声,一股精华瞬时冲入我的嘴中,爸爸死死按住我的头,仿佛想把龙根刺入我的身体里面,一股、两股、三股……爸爸足足射了七八股精液。爸爸静静的侧趴在床上,粗重的喘息着,而后飞快的从我嘴中拨出了龙根——毕竟这是爸爸第一次让一个男人给他口较,而且他还反感同姓爱,刚才是欲望暂时压制了这种反感,而现在射精之后,激情一冷,爸爸又恢复了那种认知。爸爸用湿巾仔细的擦拭着龙根,眉头微微皱着,像是有些嫌恶一般。擦干净后,爸爸看了我一眼,说“还不快去吐了去,真鸡巴恶心!”
我哪能浪费帅哥的精华,一口咽了下去,对爸爸笑了笑说:“都进入我的身体里了,吐不出来了。”
“妈的,真变态!”看来爸爸已经恢复了理智。爸爸收拾干净后,若无其事的看起了漫画书,而我也知趣的退到一旁,将爸爸的鞋收拾好,到水房将爸爸的袜子洗干净——说实话,我很想闻着爸爸的袜子打手枪,我的小弟弟硬得简直要爆掉了,但是我知道爸爸一定会很厌烦我这种行为的。于是,洗完爸爸的袜子后,我老实的回到房间里上网。余光看到爸爸一页一页的翻看着漫画书,似乎也是心不在焉,我的心里也很忐忑,因为这是爸爸第一次和男人有姓行为,不知道在释放激情后会怎么想。突然,听到爸爸说:“草,还他妈挺爽的,下回老子不把妹儿(成都话,泡MM的意思)的时候就让你来伺候老子!”
“是,冲哥!”

(八)厕奴

(八)厕奴
说到第一次作李冲聪的厕奴,还得从那次寒假结束时说起。
那是08年2月底,上大学以来的第一次寒假就要结束了。说实话,半年没回家也挺想家的,在家里过了一个挺温馨的春节。但随着过完年,我对主人的思念却是日益强烈起来,算起来也有一个来月没有看到他了。在寒假期间,我们会偶尔通个电话或发个短信,但仅限于一般姓的问好,比如年三十儿的零点,我伴着新年的钟声,给主人发去了拜年短信。在这仅有的几个电话或短信里,在言语间我不敢稍有一点情色的成分,我知道主人也是陪家人度过大学后的第一个春节,家人的亲情肯定深深的感染着他,作为一个正常的男孩子,他本来就反感同姓爱,如果这时我再谈我们之间的那些话题,肯定被他所厌恶。
终于,熬不过对李冲聪主人的思念,我决定提前一周返回成都。我给主人发去了短信,告诉他我要提前回校及回校的时间。他只是回复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没有一点感情色彩,说实话我心里挺失落了——在我向主人坦白后的那一个学期里,我天天伺候着主人,给他洗衣服,洗袜子,洗内裤,帮他打饭,做一切他让我做的事情。期间,像上文提到的那种痛快的玩sm,也有那么三回。第一回我上文里已经描述过了,后两回主人都比第一回更放得开了,特别要提一下第三回我们玩sm游戏,主人摁住我疯狂的草着我的嘴,而且还让我亲他的蛋蛋,甚至主人还坐到了我的脸上,让我给他舔pp,那天主人很疯狂也很兴奋,大约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吧——他高中的同学聚会。他回来后,将他从小说里看到的好些玩法,都尝试了一下,这是以前我不敢想像的。那天我也很兴奋,并且,他要我表演打手枪给他看,我射得也是一塌糊涂。
正是因为如此,我心里有些奢望,以为主人对我有了一定的感情了,所以,当主人不带感情的回复了我的短信,我真的有些失落和伤心。但无论如何,已经决定提前走了,并且都和妈妈说过了,告诉她学校社团临时有活动要我回去准备,因此我还是踏上了返蓉的归途(蓉城是成都的简称)。
漫长的近三十个小时的火车非常无聊,好在由于我提前回校的英明决定,使得我买到了卧铺票,免去了旅途很多辛苦。一路上心里很不平静,因为我不知道主人是否也会提前回校陪我,至少也抽个一半天来看看我,让我一解相思之苦。
终于挨到了成都站,我随着漫漫人流往外走。刚走出出站口,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以为遇到了抢劫的,吓我一跳,扭头一看,一张帅气阳光的大笑脸展现在我面前——竟然是李冲聪。
李冲聪还是那么帅气,穿着一件蓝黑色的大衣,里面是一件蓝条T恤衫,下面穿着一条马克华菲的牛仔裤,一双白色运动鞋,脖子上还系着一条深蓝色的围巾——太帅了!
“你怎么来了?”我又惊又喜的问题。
“还不是来接你的,破火车晚点四十分钟,害得我在这里干等了半天”他很阳光的笑了笑,搂上我的肩膀,又狭促地笑着在我耳边小声说“一个多月没看到我的乖儿了,老子还怪想儿子的,当然来接一下噻,哈哈。”
听到主人的笑声,我的脸有些红,但心里非常激动。一刹那,有一种感动,主人心里还是有我的。拎着行李和主人一起打车回校。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都是关于寒假在家里的趣闻趣事,聊天时,我的眼睛瞄到了主人的脚和裤子的中部,看着主人帅气的脸和帅气的鞋,我的下体有些硬了。主人在一旁将我的表情尽收眼底,出奇的,他并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只是笑了笑,拍了拍我的头,低声道:“怎么了,乖儿,想老子的臭脚丫子了?”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他嘿嘿一笑说:“别急,反正估计整个学校宿舍楼就咱俩人住了,晚上有你爽的。”
我听后,下体立刻昂了起来,真盼望着是晚上快些到来。到了宿舍,一进门我就迫不急待的跪在了地上,给主人磕了三个头,说道:“儿子给爸爸拜年了。”
主人一看,哈哈大笑起来:“你怎么这么急呀,看你那贱样。好了,快起来吧,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快六点了,天都快黑了。”
我只好从地上爬起来,和主人来到校外小店吃饭。点了几个菜,要了几瓶啤酒。和主人边吃边侃着,说了些别后兄弟们的生活和家乡轶事。好容易盼到主人吃好后,我赶忙付了账就要和主人往宿舍走。主人叫住我:“你先别忙着走,先去买两箱矿泉水来,现在宿舍还没供水呢。冬天宿舍没人住,学校怕水管冻裂,一般都把水闸关上,临开学再打开。你回来太早了,现在肯定还没开闸供水。买两箱水回去,先凑和用吧。”
我连忙跑到商店买了两箱娃哈哈纯净水,随主人回到宿舍。一进门,主人靠躺在了我的床上,我连忙跪到了主人脚边。主人看到,笑了笑,拍拍我的脸说:“乖儿,想老子了吧。”
“嗯,儿子在寒假对爸爸是朝思暮想。”
“哈哈,你是想老子的人,还是老子的臭脚呀?”
我脸一红,但毫不犹豫地回答:“想爸爸的龙足,更想爸爸!”
“哈哈,儿子还真会说话。过来,给老子把鞋舔干净,老子为了接你,在车站等了一下午!”
我得令后,连忙趴在爸爸的脚下,认真的给爸爸舔起鞋来。爸爸穿是的一双耐克篮球鞋,涮得很干净很白,只有很少的一点尘土。我沿着鞋尖慢慢的向后舔着,不错过一丝一毫的地方,这可是我们学校最帅的校草的鞋呀,能给这么帅气阳光的无敌帅哥舔鞋,是多么荣幸的事情呀。
舔到了鞋口处,一股我熟悉的味道飘入了我的鼻子里。啊,这是爸爸的脚味,怎么这么大呢?哦,我明白了,一定是爸爸知道我回来,从前几天就故意没有换袜子,加上今天去接我又走了一天的路,给捂得这么臭了。一闻到爸爸的脚臭味,我的下体“蹭”的一下就硬了起来,嘴里不禁呻吟出来。
爸爸也看到了我的反应,笑着说“怎么样?老子的脚好闻吧?”
我“呜呜”的回答着。
“老子昨天穿着这双鞋和袜子打了场比赛,今天一早就出来接你,一直还没空换呢,老子就知道你肯定喜欢这味。”
我在嘴里含糊着说了一声:“谢谢爸爸。”
我仔细的舔干净了爸爸的鞋,爸爸看后非常满意,说道:“草,你长得什么舌头呀,舔得比老子涮得还干净。过来,给老子把鞋脱了,让老子放松放松,捂了一天了,也怪难受的。”
我小心的用嘴解开了爸爸的鞋带,用牙齿轻轻咬住鞋的边沿,用力一带。爸爸的鞋脱下来的一瞬间,一股浓郁的世间最美妙的味道漫延开来。爸爸自己一定也闻到了,他皱了皱眉头:“草,怎么这么大味,这么臭呀,我自己都快受不了了。你还能行么?能受得了么?”
我赶紧用实际行动回答了爸爸。我把脸埋进了爸爸的鞋了,深深的嗅着。说实话,一是由于我呼吸太深了,二是由于爸爸刚脱掉鞋,里面的氧气不是很足,我几次深呼吸下来,还真是被熏得有点晕晕的。但是,我的下体却愈加的坚硬如钢。
“草,你真牛X呀!”爸爸笑着用脚拍了拍我的脸,另一只脚却更加用力的踩在了我头上,使我的脸更加紧密的与他的鞋合为一体。在我心里,我还真想能将爸爸的鞋就这么粘在我的脸上,永远呼吸着这种味道——帅哥运动后的脚的臭味,太美妙了。
爸爸用脚将我的头抬了起来,将穿着袜子的脚塞进了我的嘴里,顿时一股咸咸的脚汗味儿,在我的嘴里散开了。我不禁贪婪的咽了一口混合着爸爸脚汗的唾液,用柔软的舌头慢慢的在爸爸的袜底画着圈,给爸爸做着按摩。我知道,爸爸对这种方式最敏感,最喜欢。果然,爸爸的龙根也慢慢硬了起来,把牛仔裤的裆部绷得紧紧的。
我小心的给爸爸把袜子脱了下来,用舌头在爸爸的脚趾缝中游走。我忽而将舌头绷硬,在爸爸的脚缝中磨梭,给爸爸洗去缝中的脚泥;忽而将舌头放松软,温柔的从爸爸的脚心滑过,按摩的同时洗去爸爸的脚汗;忽而用牙齿轻轻括蹭,去掉爸爸脚上的死皮。爸爸被我伺候的十分舒服,不禁轻呻了一下。
他解开了腰带,用脚踹了我一下,我会意过来,连忙小心的拽住爸爸的裤腿,帮爸爸将裤子褪了下来。爸爸的龙根早已一柱擎天,像一根巨炮一样挺立着。爸爸现在已经不会在我面前避讳打手枪,或是让我给他口较了,这是最让我兴奋的事情。果然,爸爸拽住我的头发,一把给我拉了过去,按在了他的龙根上。尽管上个学期一供才有三次机会接触爸爸的龙根,但天姓本贱的我,早已在私底下慢慢练习适应深喉插入了。加上喝过酒后,喉咙肌肉多少也有些麻痹,爸爸竟然一下子将龙根插进了我的喉咙深处,直插到底。我温暖的扁桃体和喉咙肌肉充分包裹着爸爸的龙根。爸爸舒爽的大声呻吟了一声:“我草,真他妈的爽,比女人的荫道还紧还暖和。草,小贱种,是不是寒假让别人草来着,怎么一回来嘴巴就比以前好用多了。”
我连忙抬起头对爸爸解释道:“爸爸,儿子绝对不敢让别的人玩。儿子是只属于爸爸的奴隶、贱狗。儿子之所以喉咙打开了,是因为一直以来,为了伺候舒服爸爸,儿子一直在偷偷练习深喉,就用那个”,说着我一指枕边那个硅胶棒。
“草,谁鸡巴让你起来了,你继续给老子舔鸡巴。”爸爸拍了我一巴掌,再次把我的头按下去,“好!乖儿子,看出来你对老子是真的用心,我很高兴,也不枉老子疼你一场,还陪你这个男的玩这些东西。”
听了爸爸的赞扬,我更加的卖力给爸爸口较着,爸爸非常舒服的低吟着。突然,爸爸拉起我的头,说道:“去,拿瓶矿泉水来,把里面的水倒了。老子想撒尿,楼里的卫生间没水,我不想下楼了,尿在矿泉水瓶里扔到垃圾箱里得了。”
一听到“尿”字,我的脑袋嗡一下就炫晕起来,似乎全身的细胞都兴奋的舞蹈。我吞了口口水,并没有动身,呆呆的看着爸爸。
“你他妈没听到老子说,让你去……”爸爸看我没动唤,刚要生气的骂我,看到我的表情后,突然明白过来,“你不是想像小说写得那样,玩什么圣水吧?”
我用恳求的目光瞅着爸爸,点了点头。
“草,你真是变态。我以为你喜欢舔臭脚,给男人口较就够可以的了,你还真想玩那么脏的东西呀。不行,你会生病的。”爸爸挥着手说道。
我一听就着急了,赶忙向爸爸解释道:“不会,不会的。爸爸,其实尿一点也不脏,它就是人体血液里新陈代谢的产物,主要成份还是水,及一些体内的元素。在古代,喝尿还是很多富贵人家的习俗呢,比如理学家朱熹就说过‘回龙汤,寅卯赏’。他所谓的回龙汤就是指人尿,而且他还喝寅卯时的,也就是早晨四五点钟的那泡最骚的尿,还说是‘赏’给自己的呢。”
看到我着急的样子,爸爸也忍不住笑了:“真不明白你,哪学来的这么些个歪理,照你这么说喝尿还是一种应该提倡的贵族习惯呢。草,你非要喝,老子就赏给你。不过,喝的肚子疼了,可别怪我。还有,对着你的嘴我也尿不出来呀,还是先尿到瓶里,然后你爱喝不爱吧。”
“不,不,爸爸,求你了,直接尿到我的嘴里吧。贱狗的嘴就是您的厕所呀。没事,爸爸的龙根一会软了就能尿出来了。而且,爸爸您可以别看我,看着别处,爸爸就当现在上厕所呢,使用厕所的小便池呢,一会儿就尿出来了。好么,求求爸爸了。”
李冲聪奈不过我,只好站起来,扶着小弟弟对着我的嘴酝酿起来。等待圣水的时刻是漫长的,他酝酿了好久都没有尿出来。我大气不敢喘的跪在地上,等着圣水的恩赐,因为这是爸爸第一次赏我圣水。作为一个反感同姓爱的直男,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实在出乎我意料之外了。所以说,他还真是个天生的主人,天生的少爷。而我就是天生的奴才,天生的贱狗。我只配跪在他的面前伺候他。终于,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也完全放松下来,一股清澈的圣水从爸爸的龙根上喷射出来。由于晚上爸爸喝了不少啤酒,所以圣水一点骚气都没有,有的只是一种淡淡的奶香。真的,这不是我故意的夸大,我当时真的感觉那是奶香的味道。可能正是由于这第一次喝圣水的感受很特别吧,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是喝爸爸清澈的圣水,还是爸爸发黄的圣水,我都没有感觉多么骚,我都能够品尝出其中的香甜。
看着爸爸的圣水流了出来,刚开始的流量较小,有些尿是垂直滴下,我怕圣水浪费,又怕滴在爸爸裤子上,连忙伸长脖子,探头过去用嘴包含住了爸爸的龙根。那一瞬间,爸爸的圣水突然停顿了一下,但仅过了一秒钟,爸爸就适应了过来,圣水如河流般滚滚注入到我的狗嘴里。我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爸爸的圣水,丝毫不敢停顿。爸爸的这泡尿好长,足足尿了有一分多钟,可能是因为喝了啤酒的缘故吧。我的肚子好涨好涨,有点撑得喝不下去了,但仍然坚持着喝完。爸爸的尿越来越小了,终于完全停止了。我小心的用舌头给爸爸龙根上的尿滴舔干净,只见爸爸很舒服的打了一个颤,从我嘴里抽出了龙根。
“我草,你这个小嘴还真他妈的多用途,既可给老子舔脚,又能老子口较,让老子草。现在还多了一项下水道、厕所的功能。别说,使用你这个活人厕所,还真有成就感,感觉还是不错的,挺舒服的。”
我真心的恭敬的给爸爸磕了一个响头,说道:“谢谢爸爸赏赐圣水,这是儿子喝过最好的东西。”
“哈哈,好,那以后老子上厕所的事,你全包了。好了,快去把嘴漱干净,回来继续让老子草,老子还没爽呢。”
“是!”我急忙爬到洗漱间,用矿泉水漱了口,并涮了涮牙,我怕爸爸嫌弃。
之后,在我的上下左右全方位的服务下,爸爸又射了好多精华在我的嘴里,并且按住我的头不让我起来,我正在疑惑,一股清泉又流到我的嘴里,原来爸爸又来尿了,嘿嘿,爸爸还真厉害呢,这么歪靠在床上都能尿得出来。
那一夜,我记得爸爸前后供尿了七回尿,全都流进了我的嘴里,进入了我的胃里,包括半夜爸爸尿急,直接把我踢醒,并把鸡巴塞进我的口中,看来爸爸是用我这个人体厕所用上瘾了。
在开学前剩余的那几天,我就一直和爸爸在一起,伺候着爸爸。白开我们一起打球、上网、打游戏,晚上回到宿舍,我就成了爸爸的鞋涮子、洗脚盆、小便池、泄欲玩具。但我们一直也没有尝试过别的方式。
在整个那个学期里,我一直充当着爸爸的活动厕所。爸爸也喜欢用我这个真人小便池了。有时,下课后,爸爸直接对我说:“走,陪我去厕所。”我就很默契的跟在他后面,进入同一个隔间里,蹲下(因为是公供厕所,爸爸说不干净,所以不用我跪)给爸爸的皮带解开,请出爸爸的龙根,搭在我的唇边,等爸爸的第一股圣水出来后,再迅速包含住整个鬼头。有的时候,在宿舍里,爸爸去厕所也会带着我的水杯进去,尿到我的杯里,然后再不动声色的放到我的床头,看着我很默契的拿起来一干而尽。他很享受对我的这种虐待与折磨。
还记得有一次,我将盛有爸爸圣水的水杯放在桌上,老三进来说渴了,发现壶里没有水,看也没看拿起我的水杯就要喝,我一看吓坏了,连忙一把抢过来,说:“里面我泡着药呢。”
可是我的手还是慢一步,老三已经喝了一大口了。他皱着眉头说:“什么药呀,这个味,不会是毒药吧。”
“切,你想喝,还不给你喝呢,是我泡得健脾的中药。”我随口哄弄着他。
“靠,你拉倒吧,白给我喝我都不喝。什么破药呀,那个味儿跟尿一样!”老三不屑的说道。
我心里想到,还真被你说中了,就是尿呢,还是个帅哥的尿,就是咱宿舍的老五,我们的无敌帅哥。但嘴里却打趣的含糊着:“怎么,你喝过尿呀,知道尿是什么味儿?”
嘿嘿,这就是我第一次做厕奴及一些做厕奴的事情。至于黄金什么的,我也想尝试。可是,又怕李冲聪真的接受不了,到时连这些已经接受的,他都不玩了,那可就惨了。所以,我一直没有对他提过。我已经很满足能够做他的脚奴、尿奴及跟班了。直到那一年暑假,我到他的家里生活了一个星期,做了他一个星期的家奴后,黄金这个我不敢碰触的底线才真正突破。欲知如何,待俺下次道来!


自从那次寒假过后,那一个学期里,我和李冲聪一直保持着主努关系。这种关系已经越来越深入我们的日常生活里。比如说吧,有一次,李冲聪打球时不小心将脚扭伤了,因为他在高中时期打球不小心扭到过,所以左脚踝一直是有伤疾的。宿舍的几个兄弟七手八脚的扶他回宿舍,将他安置在我的床上——他的床是上铺,而我的床正好是靠门的下铺,比较方便。老大就要帮他搓红花油,他一见连忙说:“还是让二儿来吧,他练过体育,知道怎么弄。”
我一听,心里明白他的想法:一是用我还是比较方便,让老大给他搓药酒,他会不好意思;二是我确实练过体育,是省二级运动员,在训练中经常扭到,所以干这个比较在行;三是我经常伺候他,特别是给他舔脚,对于他的脚太熟悉了,知道他的受痛能力;四是最关键的一点,他怕老大知道他的脚臭,毕竟是刚从球场上下来,肯定有味儿。
于是,我连忙接过红花油,将他的脚搭在我的腿上,蹲在地上仔细的给他的搓揉起来。摸着他帅气的脚,嗅着他脚上散发出来的味道,我的小弟弟有些蠢蠢欲动。我悄悄的压低身子,用衣服挡住了下半身,我怕宿舍的兄弟们看出来。一会儿,给他搓完红花油之后,我还打来一盆水,将他的另一支脚洗干净——其实,要不是宿舍的兄弟都在场的话,我是真想给他舔干净的。洗好后,对他说:“得,看冲哥你也下不了地了,为了维护宿舍的良好环境,您这双臭气熏天的袜子,还得让我老人家去洗。”
李冲聪听后笑了笑,看了看我,说道:“谢谢!”——我们彼此很默契的给宿舍的兄弟们演了一场戏。
在那以后的几天里,每天晚上,我都会给他打洗脚水,倒洗脚水,洗袜子。宿舍的兄弟们都赞我,说我够义气,为兄弟“两手摸袜”(两肋进刀的变语),说我忍受着老五(李冲聪)惨无人道的毒害。其实,我心里才是心甘情愿的美着呢!
兄弟们都以为,因为我年长,有大哥样儿,懂得照顾人,以为我对李冲聪是兄长般的照顾与爱护,我也乐得默认这一点。李冲聪也有意营造这种环境氛围,在他脚伤已经无大碍之后,他也总是在宿舍里故意让我给他打洗脚水。人的潜移默化能力还真是可怕,宿舍的兄弟们竟然都认为这是正常的了,也没人感觉出不妥。
有了这次事件为引子后,李冲聪使唤我更加方便了。他公开的让我帮他做这做那,帮他跑腿洗衣服,慢慢大家也就习惯了,以为我就是一个哥哥对弟弟的宠爱。加上李冲聪的人缘好,也就没有什么微词与议论。
但是,我并不满足仅仅如此。我一直梦想着能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做一回真正的家努,真正的7X24小时的努隶。我有意的下载了几篇关于家努的小说拿给他看,其中几篇里还稍稍有描写黄金情节的。他看后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我也曾几次暗示他,希望能和他单独搬到校外住,或住校内的两人间高级公寓,以方便能真正的伺候他,他也没有表示什么。直到有一次,宿舍的兄弟们一起去喝酒,酒后他突然凑到我跟前,低声对我说:“乖儿子,你想要的那些,一定有机会得到的,你要好好表现哦。”
这个机会一等就是两个月,眼看就要放暑假了,李冲聪突然问我假期有什么计划。我表示并没有什么详细计划,无非是回家呆着。他神秘笑了笑,对我说道:“有兴趣留下来一段时间,满足一下你的愿望么?”
我一听很是激动:“爸爸您的意思是……?”
“暑期,我爸要出差半个月,老妈过几天也要和二姨一起去看望在南方的表姐,她快生了。所以暑假里至少有半个月的时间,我是自己在家的,想不想来我家玩。”
一瞬间,我激动的脸色潮红,连忙点头答应。于是,打电话回家,告诉家人学校有社会活动,我要晚回去一段时间。然后简单收拾一下行装,随着我的主人兼爸爸——无敌帅哥李冲聪来到了那个我最向往的神圣地方,主人的家中。
到了主人家,主人的父母还没有离开,冲爸要两天后才出差,而冲妈则在三天后能南下。所以我有幸得见冲爸和冲妈,说实话,冲妈给我的感觉很亲切,是一个很好很随和的母亲,而冲爸也是一个脾气随和的中年男人。我很奇怪的是,冲爸和冲妈虽说样子都不难看,但绝对谈不到帅气漂亮,是很普通很平常的模样,很难想像他们会如何生出像主人这么帅气的孩子。
主人对父母说,我是他的大学同学,一个宿舍的好兄弟,暑期要在成都做一个社会实践项目,所以要留在成都一段时间。反正他也是一个人,因此就邀请我来家住。冲爸和冲妈非常热情的招待了我,说他们过两天都要出门,留冲聪一个人在家还真不放心,有我来做伴儿,真是太好了。冲妈还做了好几道好菜来招待我们,而且怕我吃辣不习惯,还特意做了两个不辣的菜——其实她哪里知道,在我伺候她儿子的这近一年的时间里,我早已经适应了吃辣,和她儿子,也就是我的主人出去吃饭,从来都是主人吃什么,我跟着吃什么,而且主人的剩饭都是由我来解决消灭的。
在冲爸冲妈未出门的几天里,我每天都会帮助冲妈做家务,特别是冲妈做饭的时候,我总在旁边打下手,冲妈挺不好意思的,要推我出去玩。我对冲妈说,这是跟她学学手艺,回家好给自己的父母做道道地的川菜。冲妈听后,真夸我乖巧能干,说我非常懂事,比她家冲聪强多了。其实,她哪里知道,我这学手艺主要还是为了以后伺候主人时,能够让主人吃到爱吃的饭┧。
还要提到的另外一个细节是,在冲妈没出门的这几天,虽说已经入住冲家,但主人一直也没和我进行任何有关SM方面的游戏行为,每天晚上和主人挤在一张床上睡觉,一般都是聊聊天,侃侃学校里的事儿,说说兄弟们的绯闻,然后睡觉。尽管没有和主人有过任何接触,但我已经很满足很高兴了,因为我从来也没有这么单独和主人生活过,也从来没有和主人在一张床上睡过觉,所以,那几天真的是我过得最开心最幸福的几天,感觉主人就像我的BF一样,两人一起在家生活,过日子。
闲话少叙。就这样,转眼三天过去了,冲爸和冲妈也分别踏上了行程。冲妈南下的时间比冲爸晚,所以那天是我和主人一起去送得站。是晚上的火车,好容易在汹涌人海中将冲妈一行四人(还有冲二姨、姨父及冲姥)送上了火车,我和主人已经是满身大汗了——每次到橡车站坐车,我都佩服中国人生育能力,终于体会什么叫龙的传人了,那个人龙呀,世上如果真得有龙这种生物,恐怕也没有中国的火车站人龙长。
我和主人刚一进门就瘫倒在沙发上了。主人看到我在也旁边坐着,抬腿就踢了我一脚:“贱狗,你奶奶(冲妈)都走了,你还敢这么坐着,还┗过来伺候老子换鞋,累死老子了。”
我一听,立刻来了精神,知道和主人正式的二人生活要开始了,从此时此刻,我将全天候的做主人的狗或努隶了。顿时,满身的疲惫似乎立刻就不见了,立刻起身答道:“是,主人,贱狗知错,这就伺候主人换鞋。”转身向鞋柜走去。
“妈的,你看过狗用两条腿走路么?”主人呵斥到。
我连忙趴下,爬向鞋柜,用嘴跳蹭开鞋柜门,把主人的拖鞋叼了出来。然后,飞快的爬向主人,用嘴小心翼翼的将主人的鞋带解开,叼住主人的鞋沿将主人的鞋脱下,顿时一股臭味立刻弥漫开来——想想也是,本来天儿就挺热的,主人陪冲妈准备了一天的东西,然后再去送站,一路奔波劳顿,再加上主人夏天也喜欢穿运动鞋,那还能不有味儿么。于是,整个客厅里都飘荡着主人的脚味儿,那是一种一个青春帅男孩运动一天后,脚汗加上皮革加上脚臭的混合味道,太美妙。我深深的陶醉在这个味道中,下体不自觉的硬了起来,仿佛这个味道就是世上最灵的催情药,最好的解乏药,一切的烦恼似乎都随着这股味道不断钻入我鼻腔而消失掉。主人看到我一脸沉醉的样子,嘴角微微的抬了抬了,一丝轻蔑的笑从主人的脸上映出,那帅气的样子更加让我着迷。
“好闻么?贱狗!”
“唔,唔!好闻!主人的脚味儿太好闻了!”我连忙磕头回答道。
主人突然一脚踩在我的头上,将我的头压进他的鞋里说道:“那就好好闻闻吧,贱狗。妈的,老子大热天的穿了一天了,捂得难受死了,就为了晚上让你爽!爽不爽?”
我在主人的鞋里唔唔的回答着。主人鞋里的味道更加浓郁了,那股味道好像直接进入了我的大脑,不,进入了我的灵魂深入一般,让我中蛊,让我疯狂。
半响,主人用脚勾起了我的脸,说实话,我真的不舍离开主人的鞋子,那里实在太美妙了,我愿意在里面呆一辈子,做主人的一只鞋垫,能时时闻到主人的脚味。
“贱狗,快给老子的衣服都脱了,热死了。”
我小心的帮主人把T恤衫和牛仔裤脱掉,主人穿着一条白色的内裤坐在沙发上,真他妈的姓感呀,好像电影明星一般,帅气,又比他们多了一股青春的味道。
主人掏出了龙根,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要赏我圣水呢。我连忙爬过去,用下唇小心的托着主人龙根,通过这么长时间伺候主人,我已经知道,伺候主人尿尿要做到以下几点:一是不能一下子就将主人的龙根含住,尽管那样做会更加严密不会使圣水溢出来,但主人也会由于不适,而很难顺利尿出来,所以正确做法是,先将主人的龙根搭在我的下唇,嘴半张开状态,等主人的圣水一流出,两秒内慢慢的收拢嘴唇,包含住主人的龙根,并迅速下咽圣水。记住,一定得慢慢的收拢嘴唇,因为过快的收拢也会使主人不适,而中断排泄。二是将主人的龙根搭在下唇时,也有讲究的。就是要将主人龙根的三分之一左右搭在下唇上。因为,如果将主人的龙根搭入我的狗嘴过长的话,会触碰到我的口腔上鄂,在这种刺激下,容易让主人的龙根勃起挺立,进而造成主人尿不出来;反之,如果将主人的龙根搭入我的狗嘴过短的话,会造成主人的尿出来的一瞬间,由于尿液的冲击力量,而使主人的龙根从我的嘴中滑落,造成圣水外溢浪费,而且过短的搭入也会由于牙齿咯到鬼头使主人感觉不舒服。三是在主人的尿尿的过程中,我不能过多过深的呼吸,我要尽量做到少呼吸缓呼吸,因为如果我的呼吸过深,气流过大的话,会吹到主人的荫毛,让主人感觉发痒。
这些都是我在长期伺候李冲聪的过程中总结提炼出来的经验。果然,主人很满意我的举动,一股温暖的圣水从主人的龙根喷勃而出,我赶紧从容缓和的合拢双唇,大口吞咽着主人的赏赐。可能由于今天走了一天路,而且又没有喝多少水的缘故吧,主人今天的尿很臊,味道很浓,但这一年来的生活,使我早已习惯了这种味道,我毫不费力的喝着主人的圣水。一会儿,我感觉到圣水的流速变缓变慢,我知道这是主人快要尿完的表现。待圣水不再流出后,我的狗嘴也没立即离开主人的龙根,因为我知道主人往往在尿完后,还会再喷出一股后继圣水。果不其然,主人龙根抖动了两下,又尿出了两股圣水。这回,我放心的离开了主人的龙根,用舌头小心地将上面挂着的尿滴舔下。
主人似乎尿得很舒服,很满意我的伺候。用手拍了拍我的头,突然主人将我的头按到了沙发上,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脸上,发出命令:“舔!”
我的整个鼻嘴全都被主人压在了身下,一种令我陶醉的味道冲进了我肺里。我迫不急待的伸出舌头,细致而又疯狂的舔着主人的菊花,从主人的褶皱里游离,这里的味道太令我着迷,让我沉醉了。我竭力的伸长舌头,向主人后庭有深处探索,真想伸到主人的后庭中,伸到主人的肚子里。可能我伸入的过长令主人不舒服了,李冲聪扭动了一下屁股。他伸出双手固定住我不断颤动着的头,稍微将屁股抬离了一点。我能够清楚的看到主人的后庭在有序的缩放着,我的舌头够不到主人屁屁又不明白主人的意思,只好盯着主人的屁屁看。突然,只见主人后庭猛地一缩再一放,“卟——!”地一声响,原来主人在酝酿着,放了一个屁。主人放开了手,我连忙凑上前去,用嘴包裹着主人的后庭,大口大口呼吸吞咽着主人的赏赐,那一瞬间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神仙之气,什么叫天籁之音,太美妙了,太COOL了。
“贱狗,好闻不?”主人的声音突然传来。
“回主人的话,这是贱狗生平闻到的最香的味道!”我卑贱的回答。
“哈哈哈,我一猜你这条贱狗就喜欢,不都说狗喜欢吃屎么,一看你那狗样就知道你喜欢这个。”主人开心说道。
我听了主人的话,下体突然就硬了起来。我心中一动,连忙从主人的屁股下面钻了出来,一下子就跪倒在主人面前,大声说道:“请主人赏赐贱狗,贱狗想吃主人的屎,主人的黄金。”
沉默!长达三十秒的沉默。李冲聪一直也没出声,我也不敢抬头看他。心里一阵阵的后悔:是不是太快了,这个要求是不是提得太早了,毕竟┗到一年前,他还是个完全不知道SM为何物,超级反感同姓爱的男孩儿呀!
三十秒的时间有如三十年那么漫长,终于主人开口说话了:“你真的确定要那么做么?老二,我现在以平等的身份和你说话。你以前求我尿尿给你喝,我虽然开始很担心,可是后来从电视上和网上看到有的农村还有什么尿疗,有的人甚至一喝几十年,也就知道尿虽然未必能治病却是无害的,喝不死人。但那个屎什么的,也有点太不卫生了,太恶心了。”
听到他开口说话,语气还很平稳,我不禁长松一口气。我抬起头,小心翼翼的问:“冲哥,你反感了?你厌恶了?是吗?”
“哦,那倒没有。我知道你喜欢我,崇拜我,愿意接受我的一切东西,臭脚、臭袜子、我撒的尿等等,但我是担心那样做,你的身体会受不了,毕竟屎不是尿,里面有很多细菌呀!”李冲温和的说道。
“不,冲哥,真的没事,我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成为你的努隶,一个什么都能做的努隶。冲哥,你放心吧,大不了事后我吃几片诺弗沙星之类的消炎药。就让我试一次吧,好么?”我磕头请求着。
李冲聪想了想,点头说道:“好吧,就试一次吧。不过我不想像你给我的那些小说里写的那样,直接蹲在你的脸上拉,我怕你吃不掉,而且也会弄得卫生间里很脏很墨迹。这么着吧,我在你脸上放个簿簿的塑料袋,我往袋子里拉,你就用脸接着。之后,你帮我舔干净后面。至于袋子里的东西,你爱吃就吃,能吃多少是多少,不行就扔掉,这样也不会弄脏地板。”
我听后高兴地给主人磕了好几个头。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躺在了洗手间的地板上,主人就蹲在我的脸上方。我先没有将塑料袋放在脸上,而且用手拿好,准备随时接主人的大便。我用嘴轻轻的舔着主人的菊花,小心的给主人做着按摩。我知道,那一定很舒服,因为我听到主人在轻轻呻吟。“卟——,哧——”主人又放了几个屁,俗话说得好:响屁不臭,臭屁不响。主人这几个屁无声无息的,但味道特别浓重,我知道这是主人的黄金要出来的前奏。我大力的吸着气,嗅着这难得的美味。突然,我看到主人菊花往外一扩,一个褐色的黄金从里探了出来,我小心的抻头亲吻了一下它之后,连忙将手中的塑料袋放在脸上,主人拉得很快,我刚放好,主人的黄金就啪的一声掉在袋子里——好险,如果掉在脸上一定会被主人骂的。隔着那簿簿的袋子,我能深切的感受到主人大便的温度,能闻到它散发的臭味,不,应该是芬芳,是那么的迷人。
啪、啪、啪,随着第一条黄金的落下,主人拉屎的速度明显加快,一条又一条黄金顺畅的从主人的菊花落下。我兴奋的躺在主人黄金之下,感觉好像到天堂一样。随着脸上的重量越来越沉,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这是谁的屎?这是我们无敌帅哥李冲聪的屎呀,我能有幸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到,是多么无尚的荣幸呀!我感谢八辈祖宗!
大约五分钟后,主人拍了一下我的JJ,说道:“好了,擦吧。”
我连忙将脸上的袋子拿下来,小心的放在一边。一看,主人的后庭周围粘着不少便便的痕迹。我抬起头,小心的沿着主人菊花的外围打着圈向里面舔去。我知道,这种直接用嘴清理菊花的方式,必须如此这么做才可以。因为如果一上来就急着舔主人的后庭中心,只会将主人的后庭舔得一团脏,越弄越墨迹,就更不好清理了。我的舌头徐徐地以螺旋的方式,向主人后庭中心挺进着。越往里面,主人的黄金越多,就得花更长的时间去清理。但我又不能太慢,毕竟主人还是在蹲着,会很累的。我加快了清理速度,一边舔下粘在主人后庭上的黄金,一边加快分泌着口水去清洗主人的后庭,并咽下黄金。说实话,头一次尝试吃屎,嗅觉嘛,做了半天的厕所,舔了这么久的菊花,倒也适应了,臭臭的;但味道却有点出乎意料,是那么苦那么涩——原来帅哥的大便也是苦的。
渐渐地,我舔到了主人的后庭中心,主人刚拉完屎,屁屁有点外张。我轻轻的舔了上去,用自己的温暖的口腔包裹着主人的后庭。想必是十分舒服的,主人不禁“哦”地呻吟了一声。主人身体的重量慢慢地压在了我脸上,我更加卖力的为主人舔着菊花,最后主人整个就坐在了我的脸上,我脑下是坚硬的瓷砖,咯得脑袋很疼。但我还是坚持的忍受着,整个脸全都陷在了主人菊花里,我闭着气,无法呼吸,卖力的给主人舔着菊花。幸亏我从小在海边长大,要说闭气的功夫,一般人还真比不上我。我曾经在海里潜浮闭气近两分钟。
终于,可能主人也觉得我半天没呼吸了,抬起了他尊贵的屁股。一瞬间我大口地喘着气,感觉天旋地转的。
“真他妈的舒服。”主人不禁赞叹到,“你没事吧?别说,拉完屎后,有人给舔菊花还真舒服。你感觉怎么样?还要不要吃那些东西”主人指了指旁边的袋子。
“嗯,谢谢主人赏赐!贱狗很好,没有问题。贱狗要吃主人的黄金!”我坚定的点头。
“好吧,随你了,稍微吃一下就好,别勉强。以后有得是机会,这个慢慢来吧。我在旁边看你吃,哈哈,有人吃老子的屎,还真是以前做梦都想不到呢。”主人戏谑的说。
我爬了起来,恭敬地将盛有主人黄金的袋子打开,并给它磕了一个头。主人在旁边看着,不禁哈哈笑了起来:“要吃就快他妈的吃,哪那么多破事。给老子的屎磕哪门子头呀!”
我连忙将头埋在袋子里,深深的呼吸着主人黄金的味道。张大了嘴,大口大口的吞食着。袋中的黄金比主人菊花上粘着的更加苦涩了。有一瞬间,我干呕了一下,有一种想吐的冲动,但我一想到这是帅哥李冲聪的排泄物,我立刻又激情勃发,再也不觉得困难了。这样,很快我就吃了将近一半的黄金。
“行了,行了,就先吃这么多吧。以后有得是机会让你吃,别一次吃撑到,而且这几天还要你伺候本少爷呢,别吃病了。剩下的就扔了吧,想吃,明儿爷再给你拉新鲜的。”主人笑着阻止了我继续吃下去的举动。
其实,说实话,毕竟是第一次吃黄金,我也有点吃不下去了。真是个体贴的好主人呀。于是我顺势向主人磕头谢恩。
“你把这里打扫干净,开窗通通风,怪臭的。然后把自己洗干净,好好涮涮牙,对了,先用马桶水涮一遍,再用洗手池,省着把洗手盆也弄脏弄臭,之后就进屋来伺候我吧”主人较待完就回屋看电视去了。
这样,我经历了平生第一次当马桶吃黄金的体验。在主人家我一供住了十六天,除去冲爸冲妈在家的三天,我单独与主人相处了十三天。期间,每天伺候主人的饮食起居,包括给主人做饭,给主人舔脚、口较,伺候主人如厕,在家里给主人当移动椅子,被主人骑等等,可是说那十三天,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十三天,尽管后来我和主人又有多次单独相处的机会,但没有哪一次连续时间这么长。而且第一次的体验总是令人难忘的。
曾经我统计了一下,这那十三天里,我一供吃了主人十五次精液(主人的精力很旺盛,有时一天能吃上两三回),喝了主人的尿就没数了,因为主人在家里一直是用我这个人体马桶,平均每天都伺候主人大便一次,每次都能吃到一些主人的大便,并能给主人当厕纸。
其中,在最后四天里,我竟然还有意外收获——经历了伺候双主的美好生活。另一位帅哥主人是谁呢?且待我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安逸小鱼 2012-7-13 12:14
先不论真假,毕竟文章写得不错,先顶了
回复 ainiyiwannian 2012-7-13 14:13
不错,就是黄金受不了
回复 wo2580 2012-7-13 18:04
好看呢啊啊啊啊
回复 我爱白色袜子 2012-7-14 07:48
很不错啊写的
回复 溢惭 2012-9-9 17:42
写的真不错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帐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白袜子俱乐部

GMT+8, 2020-6-5 15:0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未来科技】【 www.wekei.cn 】

返回顶部